全国人大修完计划生育法以后

2020-10-27 02:29

翟振武:这是一个大的转型时期,法律法规都会有生效的日期,都会有一个衔接问题。生效日期之前的按现行法律执行,生效后按新法执行。

翟振武:有人认为中国已经到了生育危机的时候了,怎么还不放开生育。对此,领导层的认识应该是“我们应该放开,但没到你们说的‘危机’的地步”,这些说法有些过分,鼓励人口生育为时过早。另外,从世界其他国家来看,并没有看到鼓励生育的效果,至少说没有更好的经验。

翟振武:我认为没有道理。以前提出来“经济搞上去,人口降下来”,是因为经济搞得好一点,人口的数量再降一些,这样人均的收入提高会快一些。现在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是老龄化、劳动力减少等情况出现,需要人口结构合理一些。

翟振武:至少在最近5年到8年内不会,因为在最近5年会有一个很大的生育率上升的高峰。放开“二孩”会影响很多人,但放开“三孩”、“四孩”对绝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影响,毕竟想生“三孩”、“四孩”的人有限,即使放开,也不会对人口的增加带来太大的影响。

翟振武:会直接带来出生人口的上升。尽管说我们身边有人主观上不想要第二个孩子,但总是有一部分人要生的。社会关注度这么高,就是因为很多人想生。所以一定会引起出生人数的上升。不过,如果今年政策落地,对今年和明年的人口增长没有影响,主要的变化会在2017年出现,因为政策放开后生的第一批孩子最快也会出现在2017年左右。如“单独”二孩政策放开后,当年人口比上一年增长了47万,有人把增长的人口和“单独”二孩政策联系在一起,这是不对的,因为政策放开后,从准备生“二孩”到孩子出生,至少需要1至2年时间。全面放开“二孩”政策以后也一样。

翟振武:根据法律条文,巨额罚款没问题。新修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办法对违法多生育一个子女的,按照上年度总收入的二至三倍征收。但如果实际收入明显高于当地人均收入且无法核实,按照人均收入的四至六倍征收。

翟振武:这应该是一个五年的过程,中国孩子的自然间隔大概3年多一点。现在(想生二孩)这批人的第一个孩子已经4-5岁了,比较着急,可能就得先生。如果政策实施第一年,孩子1岁或2岁,就不一定想马上生,而是隔2-3年再生。所以累计的能量的释放大概需要5年的过程。

翟振武:我们当时测算全面放开“二孩”政策后第一批出生的婴儿,第一年会有100多万,第二年、第三年会多一些,达到三百到四百万。

法制晚报:全面“二孩”政策目前还没有落地,对于想要“二孩”的夫妇,按照目前的政策情况,何时可以准备怀孕?

翟振武:需要全国人大修改计划生育法,有望12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讨论。修法的草案早就有了,内部讨论过,还有一些确定不下来的,小修就会比较容易,就把“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”去掉就行了,别的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。计划生育法规定的也是比较框架性的。全国人大修完计划生育法以后,各个省区市再修订地方法规。

法制晚报:现在放开二孩,以前没放开时那些因生了二孩被罚了的家庭应不应该退回罚款?

翟振武:从怀孕到孩子出生还要10个月,如果想生,现在怀孕也没有问题。

法制晚报:最近,朋友圈里有个段子:经济搞上去人口跟上来,二胎奖一胎罚丁克不育都该抓,农村要想富多生孩子能种树。您怎么看?